美俄仅存军控条约续约遇阻

2019年07月22日09:06  来源:中国国防报
 
原标题:美俄仅存军控条约续约遇阻

作为美俄之间仅存的军控条约,《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续约问题,一直引发美俄两国和国际社会高度关注。但从外媒近日报道的情况看,特朗普政府对《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续约一事反应冷淡,让俄罗斯感觉谈判“前景不明”。

特朗普政府反应冷淡

2010年4月8日,《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由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在捷克首都布拉格签署,2011年2月5日正式生效,有效期为10年,经双方同意可延长5年。根据条约,两国须全面削减冷战时期部署的核弹头与导弹,在条约生效7年后(即2018年)将各自核弹头削减至1550枚,核导弹发射装置和可发射核武器的轰炸机等运载工具数量减至800件,其中已经部署的核弹头运载工具数量不得超过700件。

由于条约即将在2021年到期,近来要求两国续约的声音不断高涨,俄总统普京曾在多个场合表示希望与美国商讨续约事宜,但特朗普政府对此反应冷淡。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此前表示,美国政府“目前正在重新考虑”对条约的立场,但政府“尚未准备好进行谈判”。俄外长拉夫罗夫今年4月表示,在《中导条约》遭破坏后,不排除《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在续约方面会出现问题,“华盛顿奉行的方针是根除军控条约。在《反导条约》被撕毁后,《中导条约》也面临同样命运。其后,不排除《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续约出现问题的可能性”。

在今年G20大阪峰会前夕,俄总统普京对外表示,希望在“普特会”期间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商讨《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续约问题,“我们(俄罗斯)提议准备进行谈判,但美方尚未给出任何回应。《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将于2021年到期,如果目前还未开始谈判,那条约将结束”。7月4日,普京在访问意大利时向外界透露,“俄罗斯多次建议美国讨论《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续约或重签问题,但并未收到美方回复。因此,俄罗斯认为在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方面与美国开展协作前景不明”。

美国内存在较大分歧

总的来看,对于《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续约问题,美国国内目前尚未达成一致意见。美国国会有声音认为,俄罗斯并未很好履行《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相关规定。美国国会两名共和党议员还曾向国会提交一项议案,要求在俄罗斯没有削减其核武库前,禁止从国会拨款以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

美国军方则认为,《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美国战略核武器的发展,在其他世界大国竞相发展新一代战略核力量背景下,如果美国与俄罗斯续约,就可能让自己在全球核军备竞赛中处于不利位置。美国军方的意志在2018年版《核态势评估报告》中得到了体现,其中规定美军要推动核武器、核基础设施和运载系统现代化,降低核武器使用门槛,准备用核武器应对“非核战略攻击”。

美国部分学者认为,美俄续约或者达成新的军控条约,有利于全球安全稳定。美国原子能科学家公报、美国军控协会等智库组织近期密集刊发汉斯·克里斯滕森等军控专家的文章,要求美国政府同俄罗斯开启《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续约谈判,称如果特朗普政府拒绝续约,将对全球核安全形势产生严峻挑战。

续约之路或充满挫折

应该说,从设计初衷和近年来执行情况看,《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并没有对美俄战略核武器发展做出过多限制,也未能有效遏制两国战略打击手段的发展:美国近年来大力发展定向能武器、高超声速武器等非核战略威慑力量,俄罗斯则大力研究“萨尔马特”重型液体洲际弹道导弹等。因此,外界有声音认为《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名存实亡。

但从实际效果看,作为美俄(苏)两国三大军控条约(另外两个是《反导条约》和《中导条约》)中仍在运行的“独苗”,《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目前还在发挥重要作用。该条约在遏制美俄战略核武器“量的增长”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同时展现了美俄两国推进核军控的承诺,具有重要象征意义和指向标作用。尤其是在美俄战略博弈不断升级背景下,该条约的存在为美俄两国维持战略沟通和互信发挥了一定作用。

一旦《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最终失效,其带来的影响不容忽视。首先,条约失效意味着自冷战起核大国之间依靠条约维系的军控体系基本瓦解,使美俄再次回到冷战初期无约可依的“纯”战略对抗状态。其次,条约失效会增加大国间的不信任度,对未来军事大国间开展军控对话、谈判起到消极影响。

与之前许多军控谈判一样,美俄两国《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续约谈判可能会较为艰难。据美媒报道,美俄两国在今年秋天和明年春天将分别就条约续约事宜举行磋商。由于两国对核军控和《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作用的理解存在较大分歧,这两次会谈可能不会取得太多实质性成果。有美媒调侃称,美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续约最大的希望是特朗普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败选。总的来看,无论是出于自身利益还是全球安全考虑,美俄两国推进核裁军是大势所趋,希望双方在多次“讨价还价”后达成一份符合各方期待的新协定。

(责编:陈羽、袁勃)